日前结束的北京冬奥会速度滑冰比赛中,中国队表现出色。高亭宇在男子500米比赛中以超冬奥会纪录的成绩夺冠,实现了1980年参加冬奥会以来,我国速度滑冰男子项目的历史性突破。与此同时,女子1500米、女子5000米、男子1500米、男子集体出发、男子团体追逐等项目均创造了冬奥会历史最佳成绩。女子团体追逐以突破本赛季平原最好成绩、接近高原最好成绩的出色表现平冬奥会历史最佳名次,且有多名运动员在比赛中刷新了个人最佳平原成绩。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相比于欧美甚至亚洲速滑强国,我国速度滑冰项目突出运动员数量还不够多,在多数项目竞争力仍旧有限,尤其是男子长距离项目,仍是中国速度滑冰队急需突破的重点、难点。

产生14枚金牌的速度滑冰项目是北京冬奥会赛场上金牌最多的大项,有“冰上田径”之称。而距离最短的500米比赛,几乎就等同于田径赛场上“百米飞人”大战。24岁的中国选手高亭宇继四年前平昌冬奥会实现我国冬奥会该项目奖牌“零的突破”之后,北京冬奥会成功兑现了“把奖牌换颜色”的诺言,中国选手终于登上了冬奥会速度滑冰男子项目的最高领奖台。

高亭宇的突破,首先得益于运动员自己的天赋和努力。和多数速度滑冰短距离运动员一样,高亭宇拥有极好的爆发力和速度能力,尤其是前100米,高亭宇曾创造过9.32秒的世界纪录。北京冬奥会赛场上,高亭宇前100米用时9.42秒已经是30名世界顶尖选手中最快的,但距离他自己的最快成绩还差了0.1秒,因此对于高亭宇来说,无论是前100米还是总成绩,我们还可以对他期待更多。天赋总伴随99%的努力。北京冬奥会周期,高亭宇曾长时间被腰伤困扰,但凭借顽强的意志、为国而战的雄心,高亭宇战胜了伤病,以最佳状态出现在冬奥会赛场,实现了冬奥会夺冠的“小目标”之后,高亭宇第一时间表示要为下个四年继续努力,要为打破世界纪录继续努力。

高亭宇的突破,同样也是团队作战的结果。领导、教练、科研人员、队医都为成绩的取得付出了辛劳,作出了贡献,因此高亭宇赛后直言,金牌属于国家,荣誉属于中国速度滑冰队。在中国速度滑冰队长期驻训的北体大二七国家冰雪运动训练科研基地,拥有国内乃至国际一流的场地设施、训练保障条件和科学训练辅助手段。在竞技体育愈发成为比拼一个国家或地区科技实力和综合实力的大背景下,新时代的中国速滑人、中国冰雪人有条件,也有能力实现更大的突破。

北京冬奥会中国速度滑冰队共争取到了24个参赛席位,14名运动员亮相赛场,而在四年前的平昌冬奥会,这两个数字分别是17和11。

参赛项目和参赛人员“扩面”的同时,我国在一些项目也创造了冬奥会最佳成绩。如韩梅女子1500米的第11名、女子5000米的第15名,宁忠岩男子1500米的第7名、男子集体出发的第12名、男子团体追逐的第8名等。

反复出现的“韩梅”和“宁忠岩”的名字,同样也是中国速度滑冰队在本届冬奥会的重要发现和收获。1998年出生的韩梅平昌冬奥会时就参加过女子团体追逐比赛,和队友们共同创造过第5名的历史最佳成绩。北京冬奥会周期,作为难得的全能选手,韩梅进步明显,之前的世界杯比赛中,韩梅帮助我国赢得了女子1000米、1500米、3000米、5000米、团体追逐5个宝贵的冬奥会名额。尤其是最长距离的女子5000米,在挪威站滑出7分09秒580个人最好成绩的她直接帮助中国队锁定了名额,实现了女队“全项目参赛”的目标。尽管在北京冬奥会赛场上,韩梅的成绩和表现与世界一流好手还有一定的差距,但全能的特点和明显的上升势头,让我们有理由期待她成长为中国速度滑冰女队未来的领军人物。

赛前宁忠岩与高亭宇被称作“双子星”,因为在之前的世界杯赛场,宁忠岩在主项男子1500米和短距离1000米的风头甚至盖过500米的高亭宇。遗憾的是,1999年出生、首次参加冬奥会的宁忠岩没有发挥出最高水平,未能登上领奖台。年轻是宁忠岩的“短板”,但同样是他的财富和优势,男子1500米第7、1000米第5的成绩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让我们和宁忠岩一起相约四年后的米兰见!

速度滑冰要和对手比,但更多时候是自己和自己比。难得的是,在北京冬奥会赛场上,绝大多数中国速度滑冰选手都刷新了个人平原冰场最好成绩。相比于已经拥有百余年、数十年速滑发展史的欧美速滑强国,我国速度滑冰项目底蕴厚度、人才储备、突出运动员数量等方面还有较大差距,唯有通过脚踏实地的努力,千分之一秒、百分之一秒的成绩提升才能逐步弥补、迎头赶上。

女子短距离曾是我国速度滑冰最有传统和优势的项目。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上,叶乔波为我国赢得的冬奥会奖牌就是在女子500米、1000米项目上。1994年,叶乔波再次夺得女子1000米铜牌。2006年都灵冬奥会,王曼丽(银牌)、任慧(铜牌)曾共同站上女子500米领奖台。2010年王北星在女子500米上获得铜牌。2014年张虹则在索契冬奥会女子1000米比赛中摘得我国冬奥会速度滑冰的首枚金牌。

但近两个冬奥会周期,中国队在女子500米、1000米上的表现都不尽如人意。本届冬奥会500米最好成绩是金京珠的第12名,1000米的最好成绩是李奇时的第14名。对于这样的成绩,都灵冬奥会女子500米铜牌得主任慧表示,我国女子短距离运动员如田芮宁的起跑其实是世界级的,具备了成为一流选手的前提条件,但在起跑后的滑跑这一重要技术环节还存在较大差距。任慧还回忆说,自己当队员的时候,国内500米、1000米人才储备很丰厚,竞争激烈,想要获得国际比赛参赛资格难上加难,这也进一步提升了我国该项目选手的竞争力。但近些年国内高水平女子短距离运动员相对欠缺,在人才储备、人才培养方面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和女子短距离相比,我国男子长距离一直与世界高水平差距较大。本次冬奥会我国仅有的两个没有获得参赛资格的速度滑冰小项,就是男子5000米和10000米。在速滑名将孙龙将看来,长距离最能体现一个国家或地区速滑的人才储备厚度和比赛训练水平。由于种种原因,我国一直在男子长距离难以突破。利好的是,通过跨界跨项选材,目前速滑国家集训队中已经涌现出了以哈那哈提、卡汉拜为代表的优秀长距离苗子,假以时日,相信他们能够扛起我国男子长距离的大旗。

另外,男子长距离对于男子团体追逐同样具有重要意义。按照男子团体追逐规则,三名运动员要在比赛中滑行8圈,也就是3200米。世界强队大都选择长距离运动员组队参赛,我国之所以能首次获得该项目冬奥会参赛权,主要得益于由宁忠岩、哈那哈提、卡汉拜组成的主力阵容在世界杯的突出表现,可由于没能获得男子5000米、10000米参赛资格,哈那哈提、卡汉拜未能随队参加冬奥会,我国也只能选择短距离选手角逐男子团体追逐比赛,成绩未能进一步突破也就不难理解了。对于团体追逐项目来说,除了运动员的个人实力,配合时长、默契程度同样重要。日本女队之所以能在4年前的平昌冬奥会夺得该项目冠军,如今实力也依旧是世界级的,很大程度上因为投入了更长的训练时间。只要我们的男子长距离选手继续努力,力争获得下届冬奥会参赛权,不仅将补齐我国速度滑冰项目“全项目参赛”的短板,也有可能在团体追逐项目中实现突破。

作者 yabo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