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奥会已经来到了我们身边,当我们欢庆这冰雪盛世之时,更应该回望历史。

过去几十年,一代代冰雪先驱披荆斩棘,用汗水、热爱、坚守诠释着中国人的精神。

1枚宝贵的金牌,这是中国速度滑冰在北京冬奥会上交出的一份答卷。相比于四年前在平昌,中国速度滑冰的表现正在加速上升。

能够取得明显的进步,除了包括高亭宇、宁忠岩和韩梅等一众冬奥健儿们的努力,同样也离不开教练的助力——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李琰。

作为一名曾经在中国短道速滑历史上留下过一段“李琰时代”的名帅,能够高举冬奥火炬在开幕式跑在鸟巢,足见她对中国冰雪运动的意义和价值。

就在北京冬奥会开始前的三个月,她正式成为速度滑冰队总教练——“是战斗在一线的主教练取得的成绩。”这位中国冰坛的“铁娘子”从没有将金牌的成绩揽在她一个人身上,但她也确实早早就开始为速度滑冰布局,并且敢于说出那句:

去年11月初,据国家体育总局冬运中心消息,中国滑冰协会主席李琰才正式重拾教鞭,兼任速度滑冰(大道速滑)国家集训队总教练。

这个消息一出,对于外界而言,李琰的角色转换多少有一些“唐突”。毕竟,在此之前,李琰从运动员到教练,一直都专注于短道速滑。

然而,在李琰加入后的不到3个月时间里,中国速度滑冰国家队就在世界舞台上交出了一份堪称惊艳的成绩单。

带队出征四站速度滑冰世界杯,中国速滑队夺得4金、3银、2铜,35人次创个人最好成绩,4人次打破全国纪录。

在“模拟考”上交出的这份成绩带,给中国速滑队带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中国速度滑冰在北京冬奥会上获得了23个小项席位,其中女选手实现了全项目参赛,这是近三届冬奥会都没能实现的。

“真正战斗在一线的是各组的主教练,是他们带领运动员取得成绩。”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自己给队伍带来的变化,李琰很低调。

“我做得更多的是给教练们帮助,非常有幸能在备战的最后阶段加入这样一支出色的团队。我希望能把队伍气氛搞好,提升团队凝聚力,激发每个人的潜能。”

但事实上,作为中国滑冰协会主席,李琰早在四年前就已经开始“布局”北京冬奥周期里速度滑冰的阵容结构。

2018年,李琰规划北京冬奥周期时,已经把国家队分成三组。其中一组和二组呈现竞争关系,三组是一个兼项组,该组运动员将参加短道速滑的训练和比赛,也会参加速度滑冰的比赛。

那段时间,曾经的中国冬奥金牌得主周洋出现在速度滑冰的赛场上,就是“兼项选材”的一个典型例子。

“在兼项训练方面荷兰有一些成功案例,我们的兼项组也是在这样的启发下进行一些尝试。”彼时,李琰就坦言,希望能够通过兼项训练,为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取得突破。

1988年的加拿大卡尔加里冬奥会上,当时年仅22岁的李琰就在女子1000米的比赛中夺得金牌,尽管那时候的短道速滑还只是冬奥会的表演项目,但是李琰已经为中国短道速滑取得了巨大的突破。

4年后的阿尔贝维尔冬奥会,短道速滑成为正式项目,26岁的李琰拿下500米银牌,这是中国短道的第一枚奥运奖牌。

退役后的李琰没有远离短道速滑,而是开始了海外执教之旅——从带领斯洛伐克短道速滑队在欧锦赛上赢下奥运入场券,到仅用10个月带领匈牙利短道速滑队走出低谷,再到带领美国短道速滑队整体提速并且帮助主将阿波罗站上领奖台,李琰锐不可当。

2006年,李琰回到中国,正式以教练身份开启了她和中国短道速滑的一段辉煌旅程。

那时候,中国的短道速滑正处于“新老交替”的阵痛期,在带队出战各种赛事期间,她也曾一度和队中的“王牌”王濛出现过一些矛盾,但睿智沉稳的李琰依旧通过自己的理念,为中国短道速滑带来了突破。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中国女子短道速滑队包揽了四项金牌,创造历史,赛后王濛对着李琰双膝跪地的画面,至今都是中国短道速滑历史上时常被谈起的经典画面。

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中国短道速滑在男女8个项目中均闯入决赛,赢下2金、3银、1铜的成绩;尽管4年前平昌冬奥会,中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但武大靖依旧强势夺冠,并且在赛后和李琰紧紧拥抱。

之所以能够取得一次次突破,正是因为李琰敢于改变。从短道速滑到速度滑冰,李琰一直在尝试改变。

很长一段时间,中国速度滑冰都是处于“女强男弱”的状态,而如今,李琰则试图通过改变“男弱”来寻找新的突破口。

高亭宇和宁忠岩就是李琰手上的两把“尖刀”——最终高亭宇拿下沉甸甸的500米金牌,宁忠岩则在1000米创造了最好成绩。

“备战冬奥会需要4年,但4年当中每一天的坚持才最重要。”正如李琰所说,“每个人在每天都在寻找小小的突破,我们把所有的细节放在一起,就是大的突破。”

从本届冬奥会的表现不难看出,中国速度滑冰正在成长和进步。而这也是李琰希望为速度滑冰,以及中国滑冰所做的贡献。

从2006年回到中国执教至今,16年时间里,李琰除了带出一批批优秀的短道速滑运动员,她也在不遗余力地推广滑冰这项运动,尝试着让更多人走上冰场。

就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当李琰举着火炬进入“鸟巢”后,社交网络上一段李琰和云南滑冰运动的故事也不胫而走。

6年前,当“北冰南展”全国轮滑选拔赛云南站在玉溪市举行时,李琰专程前往云南。当时,李琰就表达了希望推动云南冰雪运动发展的想法。

“我就想要把赛事做到最西南的省份。云南省一直都是我国体育运动高原训练的基地,从政策扶持到领导支持,我都能感受到云南省对参与冰雪运动的热情和期望。”

而到了2018年,李琰帮助云南正式组建起一支青少年短道速滑队,并亲自把原国家队成员王洋调来云南担任主教练。

2019年,在李琰的大力推动下,亚洲短道速滑公开大奖赛落户昆明。这不仅是亚洲滑冰联盟重要赛事时隔6年再度来到中国,也是云南首次举办如此高规格的冬季项目比赛。

“有时候,要执着一点儿,坚持往前走,走着走着天突然就大亮。只要再有一点儿耐心,他们就离成功不远。”

这是当时李琰对冬奥运动员们的寄语,又何尝不是李琰对待中国滑冰的态度?也正是在她这么多年的坚持之下,中国的滑冰从精英竞技的顶层到大众运动的基层,都出现积极了的改变。

可以说,李琰就是那个为中国滑冰高举火炬的“铁娘子”,尝试着照亮前路。她留下的一段段故事,也会永远留在中国体育的历史上。

就像武大靖在赢得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混合团体接力之后,他最希望感谢的人中,就有李琰教练。

“现在她肯定也是最激动的,她见证了我们的不容易,还有这12年的经历,我想感谢李琰教练。”

作者 yabo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