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冰雪运动“不出山海关”;现在,随着冰雪运动“南展西扩东进”战略的扎实推动,大江南北,一座座滑雪场、滑冰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冰雪运动人口持续扩大,冰雪运动水平不断提高,冰雪运动产业方兴未艾,冰雪运动真实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虽然北京冬奥盛会将在20日晚闭幕,但冬奥种子已然生根发芽——我们一起上冰雪,感受祖国大江南北的变化。

一首《可可托海的牧羊人》让人们对美丽的新疆又多了几分牵挂和遐想,而当你真正来到这座位于新疆阿勒泰地区富蕴县的小镇,会发现当地不仅牛羊成群,更有富饶的冰雪资源。

近年来,在申冬奥成功和“三亿人上冰雪”目标的推动下,可可托海小镇、阿勒泰地区乃至整个新疆的冰雪产业迅猛发展,已经成长为国内冰雪运动和冰雪旅游的新地标。

正在用自制滑雪板滑雪的图瓦人。远古岩画证实,阿勒泰地区是人类最早滑雪运动的发源地。

提到冰雪运动,人们很容易联想到北欧地区,滑雪运动早期甚至一度被称为北欧滑雪。

但2005年在新疆阿勒泰的敦德布拉克发现了一幅滑雪狩猎的岩画,经证实早在距今1-2万年前,阿勒泰就已经出现了滑雪活动,在当地至今仍保留着利用松木和马腿毛皮手工制作古老“毛皮滑雪板”的传统。

2006年1月16日,中国滑雪协会与相关专家、学者面向世界发布了《中国新疆阿勒泰地区是世界滑雪最早的起源地》的阿勒泰宣言。

2015年1月18日,也就是北京申冬奥成功前的半年,来自挪威、瑞典、芬兰、美国、奥地利等18个国家和地区的30余位滑雪历史研究专家、学者联名发表《阿勒泰宣言》,就“中国新疆阿勒泰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古老滑雪地域”达成共识。

虽然阿勒泰地区滑雪活动历史悠久,不过,相当长时间里当地的经济支柱主要依靠畜牧业和矿业,2009年阿勒泰才建成第一座雪场将军山雪场。

时间来到2015年,伴随着北京申冬奥成功,国内冰雪运动迅速升温,越来越多的人亲雪、参与冰雪运动的愿望在增强,滑雪开始成为一个大趋势,地处西北地区的新疆第一时间尝到了甜头……

市场的推动下,单阿勒泰地区,2015年后就相继建成了包括可可托海、阿勒泰市野卡峡、福海县海上魔鬼城、阿勒泰市萨尔阔布越野滑雪场在内的9个雪场。

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富蕴县文化体育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外宣室主任刘晓表示,阿勒泰和新疆是“三亿人上冰雪”的受益者,阿勒泰地区得天独厚的冰雪资源现在终于真正得到了开发和利用。

官方资料显示,阿勒泰地区地处北纬45-47度的世界黄金滑雪纬度,以干燥松软的粉雪为主,全年降雪期和积雪期可以长达180天,冬季平均积雪厚度在一米以上,高于国内的东北、华北地区,雪上资源优势与欧洲阿尔卑斯山区、北美洛基山区相当。

除此之外,阿勒泰从当年10月至次年4月平均气温为零下13.6摄氏度,温度适中,阳光充足,冬季也以微风和无风为主,滑雪舒适度好;考虑到当地海拔高、落差大、坡度类型多,滑雪核心区面积相较意大利北部的世界滑雪胜地大出数千平方公里。

这样的天然优势为大批雪场的建造提供了有利的先决条件,在高质量的雪场不断出现后,很快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滑雪爱好者。

以可可托海国际滑雪场为例,即使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10月至12月期间依然接待游客12.62万人次,2021年全年接待游客达到62.38万人次。

新年伊始,全国唯一在城市中的高山滑雪场——将军山国际滑雪场在短短的元旦假期也接待了1.32万人次,同比增长201.8%……

而据刘晓透露,除了普通的游客外,过去一年,一些雪上项目的国家队和省队也进驻可可托海、阿勒泰训练备战。

随着雪场运营的成功,以雪场为核心开始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人流的大量涌入,让当地的民宿业、餐饮业变得火爆起来。

被称为“额河第一村”的塔拉特村就位于可可托海镇,村民恰力哈尔·毕毛拉2018年开始和兄弟一起经营着一个叫作“黑走马小栈”的民宿,他接受采访时表示:“民宿一次能容纳30-40人吃饭、20余人住宿,每天收入可以达到2000元左右。”

除了恰力哈尔这样的当地村民,因为旅游业的蓬勃发展、经济的活跃,也有一些外来者选择留了下来。

成都姑娘石滢喧去年五一长假来可可托海滑雪,一下子爱上了这片冰天雪地,干脆辞去了在成都的白领工作,在可可托海开了一家名为“闹海”的酒吧,石滢喧不仅自己从员工变成了老板,在这里她还收获了爱情。

冰雪活动赋予了这里的居民生活太多的可能性,现在阿勒泰包括可可托海在内的一些地方依然保留着毛皮滑雪、雪地赛马、雪地叼羊等古老的民俗活动,为当地民众增添了许多休闲乐趣,与此同时,冰雪运动还渗透进了当地人的日常生活中。

在国内很多省份,共享单车是老百姓解决短途交通的便捷工具,在富蕴县,一年中有数月处于积雪天气,自行车很难满足交通的需要,当地的一些民众干脆拿出自家的滑雪板滑雪出行,去年一个阿勒泰男子滑雪买早餐的视频就在网上走红。

或许是受到了启发,去年11月底,阿勒泰地区的6县1市陆续推出“共享滑雪”模式,通过开辟城市内的空旷场地,铺设了市内越野滑雪道、速滑跑道、滑冰练习场,给予市民在家门口免费滑雪滑冰的便利。

在阿勒泰地区任一共享滑雪区,只要扫一扫二维码,就可以免费领取到一个双板滑雪装备。

阿勒泰地区文化体育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副局长陈力伟表示:“推出共享滑雪可以让全民共享优质的冰雪资源、参与冰雪运动,我们希望通过发展大众冰雪运动,夯实群众冰雪运动基础,发现滑雪人才,培养竞技体育人才。”

除此之外,近年来,阿勒泰地区创建全国冰雪特色学校33所、自治区雪上传统项目学校20所、自治区冰上传统项目学校22所,全地区参与冰雪运动人数达到15万余人。

1万-2万年前,滑雪活动是当地先民们赖以生存的重要依靠,通过滑雪可以很大程度帮助出行和狩猎,让生命绵延不息,如今抓住全国冰雪运动大力发展的契机,冰雪活动重新在阿勒泰地区的市民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在刘晓的描述中,阿勒泰地处边陲,过去当地的年轻人大多向往外出上学、务工,人口流出率很高。这几年以冰雪运动为龙头,相关产业都得到了激活,为当地年轻人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回到阿勒泰建设家乡开始成为很多外出年轻人的新选择。

“(过去年轻人会)去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工作,或者去乌鲁木齐这样的大城市,现在情况正在发生改变,阿勒泰那么多的雪场都在聘用当地的年轻人群,围绕冰雪产业,很多旅游、餐饮、民宿也在走热,一些在外打工的年轻人自己家里就开了民宿,都被家里人喊回来帮助了。”

“一些年轻人在外完成学业后,对比外地和家乡的薪资待遇,也没有留在当地……既然自己的家乡能够提供出那么多新的就业机会和岗位,同样拥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年轻人自然愿意回来。”

据业内透露,一座雪场可以满足150人以上的就业,包括日常雪道的维护人员、缆车人员、教练、售票人员、驾驶员等,加上周边的旅行社、民宿和餐饮,据业内人统计,单单一个雪场就可以间接满足就业人数上千人。

可可托海和整个阿勒泰都是当下新疆冰雪产业发展的缩影——目前据不完全统计,新疆共有58座雪场,其中绝大部分在2015年建成,如果说开展冰雪运动、助推冰雪产业是一个整体战略,那么拥有天然地理和气候优势的新疆无疑在布局中拥有了先发优势,占据了重要地位。

按照业内人士的判断,虽然增速明显,但新疆的冰雪产业发展依然处于起步阶段,远未达到饱和,周边配套还在不断走向成熟,围绕冰雪运动搭建的业态和产业链依然具备巨大的发展潜力和空间。

作者 yabo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