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巴黎奥运周期,中国田径协会组织国家田径集训队召开“争气计划”工作推进会。中国田径确定以“赢”的标准抓好各项备战工作的落实,确保田径项目不断实现新的突破。

年初,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英国选手乌贾被认定违反了反兴奋剂条例,英国男子短跑接力队在东京奥运会男子4×100米接力决赛中的成绩也被取消,原本获得第四名的中国男子接力队递补获得铜牌,创造中国队在该项目上的历史最好成绩。

作为中国男子短跑的领军人物,苏炳添仍将是本届世锦赛上最受关注的运动员之一。虽然已经担任暨南大学教师,但他还是坚持站在跑道上。即将年满33岁的苏炳添坦言,“受年龄、伤病的影响,可能我再次去突破的几率不高了,但是我可以告诉我们的青年,我们未来可以突破9秒83这个成绩。我希望我的战绩、我的经验可以传递下去,让我们的青少年未来在这条路上更成功地走下去,继续发挥出我们的中国速度。”

在巴黎奥运会公布的田径项目中,新增的竞走男女混合团体比赛,将考验一支队伍在男子和女子项目上的综合实力。中国竞走目前处于世界一流水平,在3月进行的2022年世界竞走团体锦标赛中,以新人为主的中国队排名奖牌榜第一,并以103分排名积分榜第一。此外,老将切阳什姐在欧洲开始新奥运周期的备战,已经连续取得了3个冠军。

对于这个新增项目,35岁的竞走名将刘虹表示,混合团体对男、女运动员的能力要求都比较高,像她这样的老运动员,可以发挥训练年限、大赛经验的优势,“如果可以,我希望继续和队友们合作,展现中国竞走的整体实力。”

东京奥运会女子铅球决赛,巩立姣投出20.58米的个人最好成绩,为中国田径队夺得田赛项目的奥运首金。这位32岁的老将没有退役的想法,“希望我能坚持到巴黎奥运会,并实现全运会五连冠。”

2021年陕西全运会上实现四连冠后,巩立姣休息了5个月,随即开始恢复训练。在今年3月的室内田径世锦赛上,葡萄牙小将奥廖尔·东莫投出了20.43米的赛季世界最佳战绩,小小“刺激”了一下巩立姣,“这个成绩我其实没感到压力,反而是给了我动力,挺想跟她们同场竞技一下。”巩立姣表示,“我不会轻易离开赛场,我还有更高的目标。我想在竞技场上挑战自己的极限,会竭尽全力向21米发起冲击,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身体状态允许的情况下,我还想冲击巴黎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

作者 yabo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