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7月25日上午,2022年国际田联世锦赛将在美国尤金正式落幕。在最后一个比赛日之前,凭借着朱亚男在男子三级跳取得的季军,中国田径队已经拿到了2金1银3铜一共6枚奖牌。尽管相比上届世锦赛的9枚奖牌,奖牌总数是有所减少,但运动员们能在东京奥运会后参加的首届国际高水平大赛里取得还算稳定的成绩,已属不易,特别是在男子跳远、三级跳远等项目还能创造历史性突破,也是中国田径队厚积薄发的体现。

中国队本届世锦赛最大的突破来自男子跳远项目,25岁的王嘉男在决赛最后一跳以8米36的成绩后来居上,逆转夺得了冠军。这也是中国田径史上首枚男子跳远项目的世锦赛金牌,意义非凡。

事实上和此前在男子短跑等项目上出现突破类似,男子跳远的成绩也是中国田径队多年来潜心研究、厚积薄发的结果。早在2013年,中国田径队便以李金哲等队员为主力,聘请了外教兰道尔·亨廷顿做指导,帮助跳远队提升实力。当时李金哲就曾在2014年拿到了室内田径世锦赛的亚军,还跳出过8米47的全国纪录,至今在国内无人超越。

而那个时候,才16岁的王嘉男便有幸加入了这支高水平运动队,和师兄们一起接受科学训练。“我们这一批人在一起训练的氛围和效果都是非常好的,在比赛训练中大家就能相互促进。”王嘉男回忆道,这也是他年仅19岁时就能在2015年北京田径世锦赛上拿到跳远铜牌的主要原因。

但令人遗憾的是,王嘉男在过去两届奥运会上总是与奖牌无缘。特别是在去年的东京奥运会上,王嘉男资格赛里只跳出了7米81的成绩,这甚至和他刚出道参加全国比赛时的成绩差不多,属于发挥失常。因此王嘉男也直言,自己在东京是“摔了个大跟头”的。但也是自那以后,王嘉男不再纠结于所谓个人目标,而是闷头苦练,改进技术动作。“今年从冬训开始所有的训练计划、训练方向、技术上的改进调整,我都抱着非常积极的态度去面对。”王嘉男说,“我以前的技术特点是起跳角度很好,但是水平速度损失得太多。今年整体就是通过技术调整,把水平速度损失减小。”

技术和心态上的改进成就了王嘉男在尤金世锦赛的那最后一跳,他终于为中国田径带来了历史性的突破,这也是中国男子跳远多年来期待的时刻。至于未来,王嘉男仍不会给自己定下太具体的目标,但他表示会努力把好状态带到两年后的巴黎奥运,“争取为国家队、省队创造更多好成绩。”

中国队本届世锦赛的另一枚金牌来自女子铁饼项目,山东姑娘冯彬在决赛里第一次出手就掷出了69.12米的个人最好成绩,并凭借着这一投早早奠定优势,最终稳稳夺冠。而上一次有中国选手拿到铁饼项目的世锦赛金牌,还要追溯到11年前在韩国大邱世锦赛上名将李艳凤拿到的冠军,可以说这一次冯彬延续了中国女选手在投掷项目里的优良传统。

28岁的冯彬和王嘉男一样,也是年轻时就曾有机会跟随国家队南征北战,登上国际赛场历练,此前在国内乃至亚洲都早已是数一数二的水平。但前两次参加世锦赛,以及代表中国队参加东京奥运会,冯彬都没有太突出的发挥,从没进过前三。特别是去年在东京还一度发挥失常,资格赛三掷的最好成绩仅为60. 45米,无缘晋级,甚至因此产生过放弃职业生涯的念头。

不过好在她没有放弃,这才有了在尤金上演黑马好戏。铁饼决赛前外界普遍关注的是两位世界冠军奥尔曼和佩尔科维奇的对决,从没人想到过之前个人最好成绩只有66米的冯彬会在第一投就投出了69.12这样的惊人成绩。“我知道这一投是超常发挥了,心理预期是66米以上,根本没想过居然过了69米。”冯彬自己直言道。也正是这么个“意外之喜”为中国田径带来了时隔11年的女子铁饼金牌。

事实上回顾过去五届世锦赛中国队所得的奖牌,有近一半数量都是来自女子铅球、链球、铁饼和标枪这些投掷类项目。本届世锦赛除了冯彬的金牌外,老将巩立姣也在女子铅球比赛里拿到银牌,中国田径队在田赛类的几个优势点仍得以保持。

作者 yabo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